首页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RSS订阅 | 
 
 
站内检索
 
 
通知公告 | 经济运行 | 国防科技发展 | 军民融合 | 军工文化 | 许可办理 | 办事指南 | 视频点播
政策法规 | 专题专栏 | 重大科技工程 | 国际合作 | 图片报道 | 图文直播 | 资料下载 | 在线刊物
国防科工局副局长王毅韧详解“十三五”核工业新亮点
[ 发布时间:2017-02-17 ]   [ 信息来源:央广网 ]  [ 字号: ]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最近两天,雾霾再次席卷京城。大街上口罩人一个又一个不断出现,蓝天却一天又一天不断变少。怎样才能呼吸上干净的空气?采用更多的清洁能源替代石油这样的化石能源估计是一个比较好的办法。

  在清洁能源中,核能又是一种相比其他包括火电在内的清洁能源对环境影响更小的能源。根据《“十三五”核工业发展规划》,我国核电运行和在建装机将达到8800万千瓦的目标。如何才能让核能建设走的又快又稳、既安全又高效?国防科工局副局长、国家原子能机构副主任王毅韧做客《今天我值班》,就《“十三五”核工业发展规划》为大家带来了他的答案。



  从十二五时期,我国已经开始准备建设内陆核电站,但是,包括江西彭泽等地,一度出现过抵制,停止了建设进程。王毅韧解释说,老百姓对建设内陆核电站的安全忧虑,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毕竟现在我国内陆还没有核电站,作为新生事物,总会引起一些人的思考和担心。但实际上,对内陆核电站安全的担心就是对核电站安全的担心,“因为内陆核电技术和沿海核电技术是一样的,实际上从严格意义上讲,不存在内陆核电站的概念,是核电站建在沿海还是建在内陆的问题。”

  据了解,目前我国采用的是第三代核电技术,它泄漏的概率是10的负7次方,散到大气当中的概率是10的负8次方,这也意味着我们现在的核安全已经比过去,特别是福岛的核电站60年代的核电技术安全等级高出了很多。

  目前,内陆已经开展核电站前期工作的场址包括湖南桃花江、湖北咸宁、江西彭泽等。王毅韧强调,对内陆核电站的选址是经过认真筛选,严格按照核安全相关法规标准审查论证过的,既考虑了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对电力的需求,也考虑了环保条件,场址资源非常宝贵,一旦位置确定就不会轻易调整,同时,核电站场址确定之后,半径五公里之内就不能再进行其他工业的开发,不能再安排别的产业项目,也不能有大规模居民居住,“要充分考虑与沿海场址一致的问题,像地震问题、地质灾害问题、人口分布情况、应急实施,核电厂建设时要同步建设核应急通道。这些因素跟沿海是一致的;同时还要考虑内陆地区的一些特殊的情况,比如极端干旱、极端降雨、核电站的上游有没有水库,有没有溃坝的可能性,对这些因素都要进行充分深入的论证和评估。要留有足够的安全裕度,满足核安全的要求,所以我认为现在选址一是程序比较复杂、时间比较长,第二个是要求非常高的。选定的场址都是能够符合核安全要求的,能够保证核电安全运行。 ”

  王毅韧表示,现在内陆核电站的建设已经提上日程,“提上日程是研究论证,内陆核电站的建设现在没有明确的时间表,但内陆地区核电建设的积极性还是比较高的,也是需要的。”

  除了内陆核电站,对很多人来说,核废物的处理也是让人“谈核色变”的理由之一。根据“十三五”规划,将对高放废物要采取深地质埋藏,深地质处置。王毅韧说,核工业产生的放射性废物按照放射性强度,可以分为三档,高强度、中等强度和低等强度的放射性废物,对中低放的固体废物采取浅地表的处置,对高放射性的废物要采取深地质埋藏,“要在深度数百米以上的稳定的深地质层,主要是不能让它对环境产生影响,因为高放射性这种废物的衰变周期,衰变到天然铀的放射水平需要数万年才行,所以对这个的处置,一是技术难度大,二是选址各方面都需要做长时期、长周期的工作。”

  王毅韧介绍,高放废物地质处置也制定了三步走战略,首先是选址,要选一块很合适的地方难上加难,难度超过了对核电站的选址,“要稳定,因为它要数万年的监护,所以选一个址非常不容易。我国选址经过了二十多年,现在基本上已经确定了处置场场址,这一步已经完成。”

  目前,国际上还没有成熟的深地质埋藏的高放废物处置场,比利时、芬兰、瑞典都是在建地下实验室。因此,十三五时期要完成的第二步就是开工建地下实验室。王毅韧表示:“要做各种试验,做地质、结构、渗透、放射性物质的迁移等,做一系列试验,确保是稳定的、合适的,是适合于处置高放射性废物的,建地下实验室。”

  通过地下实验室的研究试验工作,最终确定场址,建设地下处置库。

  不管是核电站建设,还是核废料处理,这些都是核工业产业链的关键环节。我国核工业从建国初期的零开始,到今天,62年来发展迅猛,一个核工业发展大国的形象正在越来越清晰的展现在世界版图之中,核工业走出去步伐也在加快。王毅韧透露,我国核工业完整的产业链已经基本形成,这也是走出去和世界同行竞争的优势所在,“核工业是一个很长的产业链,从天然铀开始,首先要知道天然铀在什么地方,这需要进行勘探,勘探完需要把天然铀开采出来,之后进行纯化处理、转化处理,再把它进行浓缩。因为天然铀中含铀235丰度非常低,只有0.7%,核电站用的燃料元件中铀235的丰度要求达到3%到5%。浓缩完成之后要把它制成燃料元件。燃料元件进入反应堆使用,使用完一个周期以后成为乏燃料,要把它卸出来,进行后处理。后处理是提取乏燃料中有用的铀和钚,再把废物进行处理和处置。”

  王毅韧表示,未来将积极推进中欧、中韩、中巴、中印等双边核领域合作,目前双边合作比较多,但是中印等方面合作还有待进一步开展,“要加强与加拿大、澳大利亚、哈萨克斯坦、纳米比亚等铀资源开发合作。因为加拿大、澳大利亚、哈萨克斯坦是全世界铀资源最多的三个国家,我们要加大与他们的合作,解决好资源问题。另外要统筹谋划好后伊核时代,中伊核合作。现在伊朗核协议正在执行,伊朗也是个很大的市场,我们跟伊朗的合作很有潜力。”(央广网北京2月16日消息 记者张棉棉)




【关闭】 【打印】
 


主办单位: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甲8号   邮编:100048

承办单位: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新闻宣传中心  信息报送邮箱:webmaster@sastind.gov.cn

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07804号